今天是:

位置:首页 > 党建阵地 > 热点推荐

“疫”路向前 风雨同担——“天赋河套”驰援武汉纪行

发布时间:2020-04-07    【字体:

    灾难面前,每一分付出都值得被记录。
  关键时刻,巴彦淖尔人用实际行动生动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 “共克时艰”。
  2月27日下午,两辆满载着“天赋河套”优质农产品的卡车从巴运物流园区出发,向西,上京藏高速,目的地:疫情重灾区武汉。
  这批物资是受巴彦淖尔市委、政府委托,内蒙古巴彦绿业实业有限公司联合巴彦淖尔“天赋河套”优质农产行业协会捐赠的,其中包括圣牧有机纯牛奶、酸奶,恒丰手拉面,兆丰石碾面粉、雪花面粉、高筋面粉,蒙元宽牛肉干、奶茶粉,维信羊绒衫等,总价值300万元。
  负责运送这批物资的是巴运公司驾驶员金鸿宾、张丽军,巴彦绿业实业有限公司刘通权,记者随行。
  疾驰: 山一程水一程,车向武汉行
  2月27日下午3:00,金鸿宾驾驶蒙L68610卡车、张丽军驾驶蒙L57837卡车,一前一后驶出巴运物流园区。刘通权上了金鸿宾的车,记者则坐上张丽军的车。市公安交管支队特派一辆警车开道,一直把两辆物资车护送上了京藏高速。
  出发之前,张丽军从一个小超市里买了10桶2.5升装的纯净水,一桶桶整齐地码在驾驶室里的上铺,那上面还有方便面、挂面、水果、防护用品等。四五天前,当张丽军接到往武汉运送物资的通知时,家人极力反对,但他坚持:我不去,别人就得去,总得有人把这批物资送往武汉。张丽军说,自己知道,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武汉急需物资的保障。
  疫情,就像放大镜,让平凡世界中那些默默负重前行的背影逐渐清晰。我们看到,在巴彦淖尔,有走进派出所放下一大包口罩、消毒液后匆匆“逃跑”的小姑娘;有每天给防控点工作人员送去热饭热菜的大娘;有通过快手直播,给市民赠送口罩的店主;有两天一夜奔波5000里调运防护物资的工作人员;还有这些千里逆行送物资的金鸿宾、张丽军们……
  疫情当下,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车过磴口、乌海、石嘴山……
  晚上9:10,我们到达银川市滨河服务区,两位师傅停车休息,在各自的车上做饭吃。
  张丽军从上铺取出炊具——一个小气炉、一个不锈钢锅,还有一个气筒。他把气炉在驾驶座旁的工作台上放稳,安上气筒,把锅和碗用开水洗了两遍,然后打开一桶纯净水倒入,打着火,把锅坐到炉子上。约10分种后,第一锅水烧开了,他先把暖壶灌满,再烧一锅水,水开后,他打开两桶方便面,取出酱料包,泡了面,又跳下车,从大货车一侧的储物箱里取出一包东西,拿上车来,打开,里面有咸菜、香菇酱、切好的猪肘子肉等。他先给记者的方便面里放了一勺香菇酱,说:“别用方便面里的酱料包,几天下来会吃腻的。这香菇酱是自家炒的,咸菜是自家腌的,猪肘子肉也是农村父母家的,香的很。”他热情地招呼我“多吃点”。吃过饭洗了锅碗,已是11点多了。张丽军把上铺的东西倒下来放在工作台上,他爬上上铺,让我在下铺休息,还特意叮嘱:要是夜里觉得冷,就把暖风打开,车上暖和了再关掉,人睡着了暖风常开怕出事。
  2月28日早上8:00,两车出发,此时行车方向已转向东南方向。我们上青银高速,过盐池(宁夏),进入陕西,过定边,转上延吴高速,过中梁隧道、花盖梁隧道、营盘峁隧道、寨子梁隧道……再转西南方向,上延西高速,转上包茂高速,转上沪陕高速……
  晚上9:30,我们到达陕西商洛北服务区,停车休息。中午在经过延安市吴起北服务区时,两车停下,4人吃了泡面,此时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晚饭照旧是泡面。
  29日早上7:45,两车从商洛北服务区出发,从陕西西峡县进入河南南阳市境内。转上内邓高速,转上二广高速……中午时分,车进入湖北境内。中午1:20,两车到达湖北襄阳市襄北服务区,稍作休整,几人吃了泡面,再次出发。晚上7:10,我们到达孝感服务区。
  从临河出发后,刘通权即不断与武汉方面联系,确定两车进入武汉的时间和接收物资的地点、通报两车及随车人员的信息。两车进入孝感服务区后,武汉方面也确定了两车的进城时间和接收物资地点:3月1日早上进入武汉,接收物资地点为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
  武汉:这里的白天静悄悄
  3月1日凌晨5:00,我早早醒来。因为当日上午塞上新媒、现场云客户端将对巴彦淖尔捐赠的“天赋河套”优质农产品进入武汉的实况进行图文直播,我得把准备工作做好。我戴好口罩下车,走进服务区里的加油站,想在加油站里给手机充足电。加油站里值班的小姑娘很友好地问:“你们是给武汉送物资的吧?”我答:“是。”小姑娘一边说“你们辛苦了”,一边指引我充电。
  6:30,几个人开始洗漱。加油站西墙下有个水龙头,但水冰冷刺骨。加油站值班的那个小姑娘特意送来一壶开水,说:“水太冷了,你们兑点热水洗漱吧。”我们心头不禁一热。
  因为进入武汉要穿防护服,几个人都不敢吃喝,刘通权给每人分发了防护服、手套、护目镜等,把车头、车身的“武汉加油”“天赋河套 万众一心 携手战疫”等横幅检查一遍,7:50,两车从孝感服务区出发,直奔武汉。10分钟后,两车下高速,经过疫情防控点检查,车停在路边,我们开始穿防护服。8:15,两车驶入武汉城区。车过二七长江大桥、穿过江隧道、过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街头,看不见行人,路上,偶尔有一辆车驶过。路边的住宅小区前,停满了各式汽车;店铺都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空旷、孤寂……那个曾经热闹纷攘的世界“打烊了”。
  但爱心不会“打烊”,希望也不会“打烊”。沿途我们看到,一辆陕西牌照的大货车和一辆宁夏牌照大货车车头上也悬挂着“武汉加油”的横幅,正从城区驶出。我知道,这两辆车,也是来给武汉运送捐赠物资的。灾难面前,每一个中国人都记挂着武汉,都在把“共克时艰”体现在行动上。
  8:50,两车到达第一个物资接收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送到这里的是维信羊绒衫,我们开启铅封、卸货、清点、签字确认,顺利完成交接。不能握手告别,接收方代表不断重复着“谢谢你们”“谢谢巴彦淖尔”。
  10:00,两车到达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开始卸货。圣牧有机纯牛奶、酸奶,恒丰手拉面……一位穿着防护服的女孩问:“你们是内蒙古的吗?来这里路上走多久?”当得知我们走了两天半才到达武汉后,她竖起大拇指:“真是辛苦你们了,谢谢你们。”
  一位穿着迷彩服的小伙子指着刚装上推车的兆丰雪花面粉说:“这就是河套地区的面粉吧?我知道河套,那里出产世界上最好的面粉。”
  听到两人与我们的对话,卸货的年轻人们开始议论:“咱们能吃到世界上最好的面粉了。”“太感谢了,感谢巴彦淖尔人民。”
  中午,接收方给我们送来了4份盒饭,每份盒饭里有米饭、炒紫甘蓝、炒白萝卜、肉烩菜。3天来,几个人顿顿方便面,忽然来了米饭炒菜,看着都香,于是狼吞虎咽,吃了个干干净净。
  中午1:50,卸完物资,接收方开始清点,我们办理交接手续。
  返程:敢问路在何方
  就在接收方清点物资的同时,刘通权即开始联系我们该如何返回。两辆车都不回临河,就在当地联系货主,继续跑运输,刘通权与我的返程就成了问题。张丽军师傅的车主已联系好了货物,到武汉潜江装上货物,送往兰州。下午2:40,张丽军师傅的车卸完物资即驶往潜江,我和刘通权在金师傅的车上等待。下午3:00,物资交接完成,金师傅还未联系到货物,我俩也没想出返回的办法。不论如何,先出了武汉再说。3:15,我们驶出中部战区总医院。出城路上,金师傅决定到孝感服务区等待货物,我俩想着回去的办法。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坐火车或者飞机。看到路边有执勤交警,我们赶紧下车打问情况。交警非常热情,通过手台向他的上级报告了我们的情况,并询问像我们这种情况能否在武汉乘坐火车或飞机离开。得到的答复是:别说武汉,在湖北境内,即使能买到车票或机票,也上不了火车或飞机。
  这条路不通,我俩商议并报告各自的单位:只能坐金师傅的货车,等他拉上货,不管去哪儿,等出了湖北,我们到任意一个地方再买车票或机票返回。
  下午4:00多,我们再次进入孝感服务区,停车等待。此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即使出了湖北,到某一地买票,当地了解到我们是从武汉出来的,极有可能当即就会采取隔离措施。
  下午6:00多,金师傅联系到了一个货主:从福建福州拉一批货物送往北京。
  我俩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给各自单位的领导。单位领导也在想各种办法,让我们顺利返回。
  晚上9:00多,返程问题还未解决,我开始头疼。我知道,自己的血压高起来了。我患高血压已10年,以往每天早上吃一片硝苯地平缓释片,我赶紧找出一片药服下。单位领导来电:只能坐金师傅的车到福州,到福州买票时,如果当地要求隔离,即在当地隔离14天后再买票返回。
  刘通权不停地接打着电话。家人不放心,毕竟,他二十多岁,参加工作时间不久,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
  晚上12:00多,金师傅接到电话,在绿业公司和报社两个单位领导的协调下,金师傅所在公司决定他的这辆车不再拉运货物,专程送我们返回。
  我和刘通权终于松了一口气。
  3月2日早上6:40,我们从孝感服务区出发,原路返回。这时,我才看到,沿途的山坡上、田野里,已有了星星点点的绿,偶尔,有不知名的小树,开着粉红的花朵,灿灿的,让人眼前一亮。
  我知道,春天正努力挣脱冬的羁绊,微笑着向我们走来。(记者 王羽南)(来源:巴彦淖尔市政府网)